每一刻都是崭新的。我们每个人每一天都在创造新的社会价值。敬请关注本所新闻。同时,我们也关注和收集国内外有关争议解决的一切重要信息,并及时将我们所关注和收集到的信息与客户以及对争议解决有兴趣的人士分享。

本文评析申请人来宝资源国际私人有限公司(新加坡)与被申请人上海信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中国)之间关于承认和执行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作出的2015年005号仲裁裁决书案。 王生长 2017年8月11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申请人来宝资源国际私人有限公司(新加坡)与被申请人上海信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中国)之间关于承认和执行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作出的2015年005号仲裁裁决书一案作出(2016)沪01协外认1号《民事裁定书》[1],认定仲裁庭组成方式违反当事人仲裁条款的约定,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三条和1958年《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不予承认和执行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所作2015年005号仲裁裁决。 本案是上海一中法院审结的首例不予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纠纷案。由于该案涉及的核心问题是当事人约定的仲裁庭组成人员人数(三人)与快速程序仲裁规则规定的独任仲裁庭人数(一人)不一致,仲裁机构是否可以行使裁量权仍决定由一名仲裁员审理和裁决案件,因此该案的裁判观点在中国内地的仲裁司法监督中又具有标杆意义。 案情概要 2014年10月29日,来宝资源国际私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宝公司”)作为卖方与上海信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泰公司”)作为买方签订了《铁矿石买卖合同》,约定由来宝公司销售铁矿石给信泰公司。合同还约定以援引方式根据《globalORE 标准铁矿石贸易协议》(以下简称《标准协议》)版本L2.4第二部分的条款和条件出售并交付铁矿石。该《标准协议》第二部分第16条”争议”规定: “16.1因交易和/或本协议引起的或与其有关的任何争议和索赔,包括与其存在、有效性或终止有关的任何问题,应根据当时有效的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仲裁规则》提交新加坡仲裁,该等规则视为经引述被并入本条款。16. 1.1仲裁庭应由三(3)名仲裁员组成。16. 1.2仲裁语言为英语。16.2仲裁的任何裁决(包括多数裁决)自作出之日起即构成对双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的终局裁决,双方当事人不可撤销地放弃任何形式的上诉、复审或诉诸任何法院或其它司法机关的权利,惟以该等权利可有效放弃为限。16.3本协议任何规定不妨碍任何一方当事人在仲裁庭作出终局裁决前,向任何法院申请扣押、查封和/或采取其他保全、中间或者临时行动。” 双方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争议。2015年1月14日,来宝公司向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主张信泰公司构成根本违约,要求信泰公司承担违约赔偿责任。来宝公司同时申请仲裁程序按照快速程序进行。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于2015年1月16日和1月25日致函当事人,指出针对三人仲裁庭及当前我们所知的争议金额,仲裁所需总费用预计为369,325.10新币,三人仲裁庭仲裁首期预付款确定为147,730.04新币,但若独任仲裁庭仲裁,首期预付款额则为54,040.12新币,每一方首期预付款额仅为27,020.06新币。仲裁中心要求信泰公司对来宝公司提出的快速程序申请于 2015年2月6日之前提出意见,仲裁中心主席将根据双方提供的事实和理由决定是否按照快速程序进行仲裁。 2015年1月29日,信泰公司致函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表示本案所涉合同不是孤立的案件,其与来宝公司还有四个合同,双方既往存在纠纷,要求一并审议。信泰公司同时表示,案件较为复杂,其不同意来宝公司关于快速程序的提议,并要求根据双方的合同约定组成三人仲裁庭。同年2月5日、2月6日,信泰公司再次致函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表示不同意快速程序申请,要求由三名仲裁员组成仲裁庭。 2015年2月17日,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通知双方当事人该中心主席已经批准了来宝公司根据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2013年第五版仲裁规则第5条提出的申请,决定对该案根据快速程序由独任仲裁员仲裁 。…

外国投资者与投资东道国政府之间关于投资保护条约项下仲裁的兴盛成为国际仲裁发展的新景象。建议我国积极参与投资条约仲裁制度建设。 概况 近年来,外国投资者与投资东道国政府之间关于投资保护条约(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ies, BITs)项下仲裁的兴盛成为国际仲裁发展的新景象。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体之一,中国也越来越多地牵涉到投资条约仲裁之中。据统计: 1、 截止2017年6月15日,中国报备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简称“贸发会议”或UNITAD)的双边投资条约(Biletaral Investment Treaties, BITs)有129个,含有投资保护条文的其他条约(Treaties with Investment Provisions, TIPs)有21个。[1]…

本案是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4月24日公布的“2016年中国法院10大知识产权案件”第4号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在本案中首次明确蛋白质专利可以使用同源性加上来源和功能限定方式,对生物专利申请的撰写和审查具有指导意义。坤瑞律师事务所和汇仲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共同代理了丹麦诺维信公司在最高人民法院的诉讼并获得胜诉。

汇仲律师事务所连续第二年入选GAR评审的全球百强仲裁律师事务所名录。 汇仲连续第二年入选GAR100 英国《环球仲裁评论》(GAR)近日公布了GAR100第十版(2017)全球百强仲裁律师事务所名录。汇仲律师事务所连续第二年入选GAR100。汇仲律师事务所去年首次入选GAR100第九版(2016)。

汇仲律师事务所欣然宣布: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前任副秘书长、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刘京先生作为高级顾问加入汇仲律师事务所(汇仲),并于2017年4月10日到任汇仲上海办公室。

2017-02-22 费宁 张鸿午 陆利锋 总包合同解除,分包合同应同步解除,分包人应按发包人要求撤场—最高法院在沙伯基础创新塑料(中国)有限公司与三星工程株式会社、福建省土木建设实业有限公司及福建省土木建设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侵权纠纷案中确定了此类问题的裁判原则。

2017-02-21 王生长 汇仲律师事务所 本文探讨了与自贸区企业间临时仲裁临时仲裁息息相关的六个问题,包括“三个特定”、裁决属性和国籍、管辖法院以及撤销和执行依据等。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为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提供司法保障的意见》对中国仲裁制度的发展有重大影响。 本文分析了意见所允许的域内临时仲裁的有关问题。 中国域内临时仲裁的有限度开放 王生长 业界翘首以盼的临时仲裁解禁终于迎来了一线曙光。

2016-11-02 费宁 王生长 汇仲律师事务所 深圳国际仲裁院2016年版仲裁规则将自2016年12月1日起实施。 本文解读该规则的新规定和创新点。

— 试论Sanum案中新加坡上诉法院判决存在的问题 王生长 晋柠 2016年9月29日,新加坡上诉法院就澳门Sanum公司针对老挝提起的投资条约仲裁案作出判决,推翻了新加坡高等法院的判决,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老挝之间的关于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中老投资协定》)适用于澳门特别行政区。对此,外交部条法司司长徐宏认为,新加坡上诉法院的判决违背了“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是一项错误的判决[1]。但也有实务界人士表示,如果中国中央政府缔结的双边条约适用于港澳特区,将有助于“一带一路”背景下港澳进一步对外投资和吸引外资[2]。

汇仲律师事务所今日宣布:最高人民法院前法官邱明先生以合伙人身份加入本争议解决精品所。 邱先生在最高人民法院担任法官工作长达10年,主要从事民事再审工作,主审过80余个再审案件、参审过300余个再审案件,其中涉及上市公司与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纠纷、复杂的金融交易、建筑工程施工、物权法以及重大侵权等广泛的产业领域,从中积累了丰富经验,也为汇仲带来独到的法律视角。

汇仲律师事务所今日宣布:蒋弘女士,一位在国际商事仲裁和海事仲裁界的资深仲裁专家,以合伙人身份加入本争议解决精品所。 蒋女士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贸仲)和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海仲)工作长达20年,担任了超过200个案件的首席仲裁员或独任仲裁员,其中涉及包括国际贸易、金融、房地产、建筑工程、投资和海事海商等广泛的产业领域。蒋女士曾参与贸仲和海仲的仲裁规则的制定和修改,她在处理现代仲裁业务中涉及复杂和新颖问题的案件方面尤其富有经验。